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同人翻译】救赎(すくわれる) 荀彧x徐庶 (1)

(无授权翻译)原作p站:稲刈さん
翻译:我
三国无双向 荀彧x徐庶 注意避雷
个人os:原作者桑是一个非常厉害的all徐庶党,写文非常高产。她和我交流过,说这一篇想要传达出“乱世中二人相互扶持,共同向生”的感情。
这也是本人第一次尝试翻译同人,若有问题,还请多多包涵。
接受以上的,请往下看↓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救赎(すくわれる)

“今日的军议便到此结束吧。”
随着曹操的声音在大厅内回响,参加军议的众臣恭顺地低下头,齐刷刷地行礼告退。

同僚们三五散去,荀彧也准备整理完散落机上的竹简后离去,这时:
“荀彧大人。”突然传来谁的声音。“——果然啊,当下我们的敌人是江东吧。”
是刚刚参会的一个文官,虽然和他打过照面,荀彧却怎么也想不起他姓甚名谁。

无论是军议还是朝会,总会有像他这样为了一述己见的人来找自己,把这些脸和名字一一对应可是了不得的大工程。总而言之,刚刚会议上已经很明确讲过的事情,再来老调重弹真的没意义……荀彧轻叹一声,将这句小牢骚压下了。
“……是啊,但是最近不断发展势力的刘备,也是不能忽视的存在。”
“哈哈哈,荀大人,就算他们再怎么样,在我们面前也不足道矣。“
“但是我们在新野可是败给刘备了,轻敌可是大忌。”
“那是意外啦意外!”
向荀彧谄媚地笑着,那个文官答道。
“那个时候的军师,您瞧,就是那边站着的闷葫芦。”
顺着小官吏不屑地一指,只见一个身处末席的男子刚刚收拾好东西准备起身离开。那人形容瘦长,蓬草一般的头发。低垂的面孔,隐隐约约生长着无精打采的胡子。

好像是叫…徐庶?
从没见过他在会议上发表过只言片语。这么一说,会议之外,他似乎和别人也没有交流。
由于主公曹操是一位能力至上主义者,在这里聚集的人以求出仕的有不少野心家。但是荀彧并没有从徐庶身上感受到这一点。相比之下,更多是一种对现世万端的厌弃。

“的确,看上去不怎么显眼…那个人。”
“对吧!所以说新野那回,他能赢真是纯属意外啦!“
文官轻薄地笑了两声。向荀彧告辞后,和别的官员一起离开了议事厅。

心中五味杂陈。
荀彧明白,哪有什么“意外”,不过是借口罢了。事实上是在那场战役中,那个人,驱使自己的智略,击溃了曹仁和李典的大军,带领刘备军获得了胜利。
然而这个军师,为什么会在打了胜仗后,直接向一个不少人因他而丧命的国家投降了呢?真是难以理解。

“那个啊,是我的计策。”
办公时,荀彧的自言自语碰巧被前来取书简的程昱听到了。
“计策?”
“是啊。主公听了曹仁和李典两位将军的报告,说想要那个军师。我知其母所在,便使个法子赚得他母亲的笔迹,仿了封书信寄给他。他就这样来许昌了呗。”
无视荀彧的表情由晴转阴,程昱继续道:
“不过,儿子被骗,老母亲居然就因此自杀了。这倒是不在我计算范围内的。”
回神过来,荀彧居然抓住了自己的衣襟。程昱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坏事儿了,面前人一直以来清亮的瞳孔,冷得像冰。
“也就是说程昱大人——您本来想利用他的孝心,结果却杀了他的母亲吗?”
“荀彧大人,说杀人也有点过分了。我只是想实现主公的愿望而已啦。”程昱连忙摇手否认。
“而且啊,荀彧大人也清楚。要是实现不了曹操大人的希望,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如果徐庶不来,我现在也没法站在这里被您扯着领子问话啊。”

“……!”
无言可对。曹操大人一旦判断谁无能,必然毫不留情地将他舍弃。大家对此都心知肚明。
“我只是觉得,这事儿做得对他很抱歉。仅此而已。”
程昱整了整皱巴巴的衣领,拿着东西离开了勤务室。


“徐庶大人。”
独步在宫殿廊桥。徐庶忽然听见有谁呼唤自己。循声望去,站在那里的,那个有着细长好看眼睛的男人是——徐庶努力回想他的名字。
“荀彧大人?“
徐庶犹豫的回应刚落,荀彧就向徐庶深深低下了头,面带悲伤,
“对于您母亲的事情,非常遗憾。我在这里代替程昱大人向您道歉。”
徐庶还想着突然叫住自己有什么事……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啊。
“荀彧大人无需道歉。再怎么样,死人也不会复活的。”
对着表情凄然的荀彧,徐庶再也忍不住,质问的暴风骤然而至。
“您可知道,我唯一的亲人,上吊了。抱着母亲慢慢变冷的身体,那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
“您可知道?要向杀了我母亲的国家,因为‘回报母亲生前所受之恩’,而不得不出仕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声音颤抖着,一番话利剑一般刺过来,
看来,徐庶受的伤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说什么他都没法明白吧。这么想着,荀彧向他伸出了手。 然而徐庶却一怒将其掸开,拂袖而去。

徐庶躲进了书库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自己很清楚,荀彧什么都没做错。不过他可是曹操身边少数能说得上话的高官啊,向自己低头。自己刚刚那样子一定惹怒他了。被逐出许都也不是没可能。算了,这样回去给母亲守墓也挺好。
徐庶长叹一口气,向晦暗的书库深处走去。

这个书库是徐庶在许昌城内,不,应该是国境内,唯一喜欢的地方了。这里收藏着古往今来各种各样的书籍资料,平时徐庶会在忙里偷闲时到这个书库来,博览兵法人文之类的书籍。每当有所增益,便回想起昔日水镜门下和孔明士元一起求学的日子,方可得片晌愉悦。

徐庶循着架子上排列整齐的竹简一个个望过去,稍微平静了下来。

“哦,这不是那个有名的‘新野的军师大人’嘛。”
心情刚好一点,就被一个突兀的声音破坏了。徐庶突然僵直了身体。一个身着官府的陌生男子倚在书库门口。
“你在看什么书呐,莫非是,房中术?”
声音的主人坏笑着向徐庶靠近。
“别,别过来…”徐庶小声抵抗着。那人却不管不顾,凭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将徐庶制约在书架间。竹简纷纷从书架上掉落,啪嗒啪嗒地砸在地板上。
这个神圣的场所,就要被我玷污了——徐庶内心已然充满了绝望。

被迫去“安慰”男人,徐庶自从来了许昌也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第一次遇袭,三个人把自己拖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暴力地将自己按在地上,肆意侵犯完后便抛弃了。之后,徐庶冲向城外的河中,任春季依然冰冷彻骨的水流冲刷自己的身体。回到家中,彻夜难眠,直到天亮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呕出了多少酸水。
徐庶发现,就算拼死抵抗,也只是更刺激那帮家伙的欲望罢了。到头来只能放弃挣扎,一声不吭直到他们厌倦,才能放过自己。也知道,无论如何大声求救,都不会有人过来帮一把的。新野之战中死了亲友的人,在这许昌城中可不少。以“向敌人报仇”的名义对自己做的任何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
那个把徐庶压在书柜上的男人,忙乱地将手伸入徐庶的官服,拉开他的衣襟。
徐庶就这样任由他随意玩弄自己的身体,闭着嘴,盼着那人什么时候满足了放开自己。男人的手带来的极度不适让徐庶不禁冷战,牙关都快要咬碎了。

——够了,停下
不要,不要,停下停下停下,求你了!难受,恶心……
谁,有谁能救救我,母亲,您听到了吗,谁能来帮帮……!
何来帮手啊,自己早就清楚得很。徐庶的愿望也只能在心底呼喊。

“里面,在做什么!”
意外地有谁的声音。是从书库入口传来的。那个人……啊,是刚刚那个荀彧大人。
荀彧径直向徐庶他们所在的书库深处走来。见此情景,男人慌忙放开了徐庶。
“没啥没啥,就是徐庶大人刚刚说自己不知道书库在哪里,我就带他来认认路,认认路,嘿嘿。”
看到徐庶一只手死死按着自己的胸口,乞求怜悯的样子像极了被粗暴遗弃的幼犬。荀彧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不假思索地抓住徐庶的手,把他带到自己的勤务室。

勤务室里,荀彧让徐庶坐在自己午休的榻上。

支撑不住蜷缩在榻上的徐庶,明明个子比自己高,乍一看真的好瘦小。这时荀彧明白了,徐庶避开一切的理由。徐庶一直以来受到的虐待远超荀彧想象,且自他来到这里,不曾断绝。

“我能坐你旁边吗。”荀彧轻轻询问一旁颤栗着的徐庶。没有反应,就当默认了吧。荀彧便与他并排而坐,伸出手轻抚徐庶的背。

“我居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真是太对不起了……辛苦你了。“荀彧尽力将声音压到最轻。徐庶更是将自己缩成一团,低声呜咽中隐隐带着哭声。他的眼泪现在定是忍不住了吧。

无论如何,一定要想方设法保护他,绝对不能再让他像这样痛苦了。

荀彧继续轻抚着徐庶颤抖不已的背。



“荀彧大人…!”

眼泪已经润湿了眼眶,徐庶抬头望向荀彧。那浓密的睫毛上晕了一层水雾,闪得乱人思绪。

“谢谢…谢谢您。”徐庶说着,握住了荀彧的手。回握的力道传来,徐庶吃吃地笑了。“啊,人的体温,原来感觉这么好。”

呼…徐庶轻叹一口气,仿佛手捧珍宝一般,指尖擦过荀彧的手背。



——不好。

荀彧心乱如麻。

自己是被绊住了吗?本来觉得徐庶还挺老实的,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一面啊。也是个极其漂亮的人物呢。

徐庶细长的手指沿着荀彧手背的青筋一路抚触,这让荀彧拼尽理性,压制住自己想亲吻他的冲动。面前的徐庶和自己一样是个男人,不能对他抱有这样的感情,否则自己和刚刚那家伙有什么不同?

默默否定掉心中那些沸腾的杂念,荀彧正向徐庶言道:

“徐庶大人,您愿不愿意做我的辅佐官?”

“诶?”徐庶看着荀彧惊讶不已,眼睛瞪得圆圆。啊,真想好好疼爱他啊。荀彧连连摇头,把这奇怪的想法赶出脑海。

“如果在我手下,那种人也不敢再对你出手了。”荀彧看着徐庶的眼睛,语中满是认真。“当下,我也是想着要找一位帮手 。而且徐庶大人,在中央工作,给令堂守墓不就变得很容易了吗?“

徐庶缓缓转过头来,也凝视着荀彧的脸。

心中暗喜。这个人不仅仅是考虑自己的事,还照顾到了母亲的墓。也许可以相信他吧。毕竟在这里自己没有任何同伴。无法依靠任何人的徐庶,不知道该向荀彧说些什么好,也不知道该怎么道谢。思绪一片混乱,小时候母亲是怎么教自己的来着?应该如何报答对自己好的人?

最终,言语不如行动——徐庶一把抱住了荀彧,回答道:

“谢谢您——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开心。”

事态突然,心脏像是坏掉了一般雀跃高鸣,荀彧希望怀中人不要听见:

“请多多关照。”

短短一言。

tbc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