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印象岚·SA/末子】山城之国(3)

http://brave3000.lofter.com/post/1d54c046_b6272f8上一章。
大概拖沓、磨蹭,不明所以是我写文章的特色。
上今城,好想在这个季节去一次啊。
3.


空高万里天亦晴,雁横三行,金风追红叶。
——————————————————
“哈!”松本润举起竹刀向二宫和也劈去,被二宫横刀架住。动作之间,扫起了不少庭院的落叶。
“你最近力气变大了嘛。”二宫仰头看着几年前还比自己矮的松本润。
“那是当然。”突然抬起刀,松本润举起竹刀向二宫腰部砍去。
但此时二宫突然一翻身,抓着松本润的肩膀就飞到了他的背上,刀横在他的脖子前。
“松本くん,你又输了。”一旁观战的大野智很遗憾地说。
“知道啦…真是的怎么都赢不过……”
“毕竟我可是忍者,你小子要打过我还早…”

突然,似乎房间里传来什么声音。
“樱井翔!”
“雅纪……”

“他们怎么了?”松本润收起了刀准备进去看看。
“嘘,你给我回来,现在别进去啊。”二宫和也一把将他捞到身旁,“在这看看就得。”

“听你二宫哥的。”坐在廊檐下喝茶的大野智也放下了他的陶碗,走过来跟着他们扒门缝。
樱井翔一派可怜相地跪在相叶雅纪面前,身旁包了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相叶雅纪斜睨了一眼,便继续愤愤地抱着胸盘着腿看着面前这个人。

“说吧,我为什么要穿这个。”相叶雅纪从那堆迤逦的锦缎中拖出一条朱红色的腰带,“这是女孩子们用的吧。”

“雅纪你听我解……”
“你当我瞎的吗!” 相叶的声音提高了个八度,二宫一看不对劲,马上拉开门进来道:
“まーくん,翔くん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拜托你穿这个的啦!”
他给脸涨得紫红的自家少主到了杯茶润润口,“翔くん快交代,是不是想娶我们家まーくん然后想出来这个没名气的笨法子?”一旁的松本和大野听到这话,笑得岔气,相叶雅纪差点将茶撒到自己的裙裤上,羞愤地伸出手排了二宫和也一把,“过来,看我不把你的嘴拧下来!”

这下轮到樱井翔脸红了:“哪…哪有这回事!”

“那你还不快说什么事!”

“我说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樱井翔到父亲那儿请安,见到父亲那里有人送来了请柬,便问是谁家的喜事?

“是秋田家送来的请柬,请我们去他们那儿赏枫叶。我正好要叫你,准备准备,带上你润弟弟。”

“爹……”
“干嘛。”
“秋田家……”
“我知道你不想看见他们家那个小姐,不过你必须得去。”
这不是想不想看到的问题啊!樱井翔想着,那秋田家当主秋田羽目前是德川手下的得力干将,他的邀请怠慢不得。目前大局还挺紧张,樱井家并不想轻举妄动,东边的德川家康,西边的石田三成,樱井家都不想招惹。

十余年前,父亲带着年幼的樱井翔去拜访他的时候,樱井翔认识了那个刁蛮任性的秋田园子。
“无论如何,我长大以后是要嫁给翔くん的。”七岁的时候,那小姐就当着两家的父母做出这样的宣言,溺爱女儿的秋田羽就有娃娃亲的意愿。

“他们俩个还小,这种事还是以后再议吧。”虽然樱井俊用这种话搪塞了过去,然而现在樱井翔正是十七八岁谈婚论嫁的好年龄。

完全不想娶这个小姐。

“你的事我也知道,我也不赞成和他家联姻,但是又不好得罪他,所以我也没办法啊。”樱井俊拿着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你有啥办法没?”

眼睛一闭一睁,樱井翔提出找个人假扮自己的夫人。
然而这个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找民间的女孩?万一走漏了消息可能会落得全城笑话,不行;找个侍女?可是家里的女仆人们不是年老的嬷嬷就是年幼妹妹的玩伴,几个年龄相仿的上次去的时候园子小姐就见过,不行。
找一个懂礼仪的、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夫人”,一时半会也找不着啊。


“就这样?”
“啥?”
“就因为你找不到可以搪塞那个小姐的女孩子,就来找我了?”相叶雅纪挑眉,“我是男孩子!樱井翔你能不能靠点谱!”


“拜托了!”樱井翔双手合十,来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土下座。
“为什么偏要找我!”
“因为…”樱井翔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雅纪从小就安静温柔像女孩子长得还很可爱又是大家庭礼仪自不用说园子也没有见过……”
“カズ也是。他从小就和我在一起。”
“啥?”一旁的二宫和也懵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还比我白。你喊他陪你去。”

这就难办了。
“不行!不能让ニノ去!”一旁的松本润倒表示了反对。
我还没看过ニノ的女装,凭什么让你抢先。松本大概是这么想的。
“要是我去把まーくん留在这里,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爹爹估计要扒了我的皮。”二宫讪笑着说道。
“那就让大ちゃん去。”

“大さん也不能去。”
“为啥?”
“你看看一个夏天他都变成什么样了。”
没错,这个夏天大野迷上了钓鱼,虽然没有出海,但也整天在河边曝晒着,黑了不少,白色的和服衬着更是鲜明对比。

这好家伙,扑上再多的粉也遮不住。
……
“所以拜托雅纪了!”樱井翔双手合十,苦苦哀求,“我和父亲说好了,如果雅纪答应我,这事儿结束后,就送雅纪回去看看伯父伯母。”

父亲、母亲?
相叶雅纪从十二岁的时候来到这里做人质,现在他已经十七岁了。
他一次都没有回故乡去过。做人质,回故乡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他望望窗外,现在,被称为桂花之城的故乡,桂花应该开得很好吧,每年这时全家会一起做桂花酱…
对了…当年八九岁的弟弟,现在也应长大了。

而自己的父母…
相叶苦笑一下,他们现在也是鬓发斑白的老人了吧,自己何尝不想他们呢。

答应他,才能回去。
“你说的…是真的?”
“嗯,拜托了!”

“那我就答应你。”
“真的?雅纪你肯答应我?”樱井翔喜形于色,似乎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
“答应归答应,不过话说回来……”相叶指向盘子里的女式和服。
“你挑的?”众人向盘子里看去,的确,橙色、绿色、紫色…
“挺不忍直视的。”大野智陈述了事实。
“哈哈哈哈…翔くん…相葉くん穿这个出去会被人笑死的。”松本润捂着肚子,“你从哪找来的?”
“嘘…从我妈哪里偷来的。”
“敢情你还没让你妈知道?”二宫扶额,这不是把自家少爷往火坑里推嘛。

“她知道……我想用她的和服但是她不同意……”
“笨蛋!姨妈能同意就有鬼了!这衣服一看就不是年轻女孩子穿的!看来你真想被人笑死。”松本润恨不得给他一个栗凿,自己不想承认这家伙是自己堂哥,心累。
“偷也不偷一套来?”

“那我应该怎么办……”

“还不快找裁缝做!”


上今城最好的那个裁缝,住在植满火红枫树的一个小庭院里。
为了不走漏风声,五人换好便服,走小院后门进去。裁缝白石先生正在和自己的徒弟下将旗,听说城主的少爷来了,慌忙出门迎接。

“樱井少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有时喊我进去就好了啊!快快…你们把茶端上来!”
“我们……想请您为他赶一套衣服。”樱井翔说完,把身旁的相叶雅纪推出去。
“这有什么,请少爷过来,我带你量一下。”

“不是一般的衣服。”
“那是什么?”白石先生很疑惑。
“女装。”樱井翔这两字,分量很重。

最后白石先生在无语凝噎中替他们赶好了衣服:渐变色的和服,袖口氤氲的粉逐渐变淡成白,又一点一点化成肩头的翠绿色,全身都布满了小樱花的暗纹,还有几处用金线绣上了樱井的八重樱家纹。相叶雅纪小心翼翼地转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异样。
樱井也得到了一件墨绿色的正装作为搭配。

“真是天造地设,光从这装饰上上来看。”欣赏过他们的衣服后,大野智做出了如此评价。
“樱井翔,你这主意真不靠谱。”相叶雅纪一脸怨念地看着身旁笑的灿烂的人,“这根本没法走路啊!”

“谁家大小姐走路?”松润坏笑道,“小姐不都是坐轿子的。”

“那就请少主,不,小姐坐轿子回程吧。”二宫和也打了帘子,相叶雅纪扶着身旁樱井翔的手,踩着高木屐,深一脚浅一脚地出了院门。 而身旁的罪魁祸首只是笑着。

“现在的年轻人啊…”白石先生倚在门旁抽了口烟。风划散了烟雾,红叶沙沙作响。

-tbc-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