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印象岚·SA/末子】山城之国 (2)


2.
“炎夏热生倦梦长,蝉噪三伏,摇曳胡枝子。”
——————————————————
相叶雅纪来到樱井家已一年。
今年夏天也是怪热的,上今城原本在是理想的消夏胜地,但今年却是个例外。哪里都是热气腾腾,烦躁的蝉声吱吱呀呀的,噪得人心烦。难怪少爷小姐们都不出门了,这不,相叶雅纪和樱井翔正在陪着妹妹阿舞投扇子玩。

相叶全神贯注地将折扇投出,纸扇却在空中调皮地朝着一旁飞去,银杏叶般的目标只是被带过的风稍稍扇了一下,纹丝不动。

“相葉哥哥的游戏真的是很差啊。”阿舞在哥哥怀里哧哧地笑着,樱井翔也忍不住笑了,“行啦行啦,雅纪可玩不好你们这些小女生的游戏。”
“我来让你二宫哥来陪你玩吧,”懊恼的相叶拉开门喊,“カズ?”
一个忍者从房檐上跃下来,但并不是二宫和也。
“少主公,二宫大人去巡逻了。”
“哦…”
“那还是得拜托雅纪哥哥陪你一起玩咯。”樱井翔将绘着竹与雀的扇子捡拾起来,“继续吧,这次换我。”

“樱井翔你的技术也很烂好嘛。”

翠色的扇子,在空中拙劣地打了个旋,落在了地上,要扣点数。
“游戏我真的玩不好…”
“你就找借口吧你!”
十四岁的少年,总是吵吵闹闹的。


二宫和也在庭院里练着自己的手里剑。令人奇怪的是,虽然是风里来雨里去的忍者,他的皮肤却白皙得像象牙一般。有的时候,相叶雅纪会对他说:
“カズ要是女孩子的话,肯定会有很多男子来求亲的吧。”
“笨蛋!我是男孩子啊。”
不过,谁在乎这些呢,只要能够保护自己的竹马,他就已经很满足了。二宫和也笑笑。自己出生的时候,就注定要跟在相叶雅纪身后一辈子。

父亲是相叶家的家臣,牺牲在战场,二宫是他的遗腹子。偶然一次,相叶当主看见和子妈妈带着他的儿子准备将父亲的刀当掉换米。
“这孩子跟我来吧,我照顾他。”
自此,相叶当主将他安排在相叶雅纪身边,陪伴着他一起长大。
后来二宫被伊贺的一位老忍者看中,一段时间的学习后,他通过了忍者的考试,正式做了相叶雅纪的近侍。
“父亲…应该会很开心……”

“塔拉塔拉…”一阵急促的木屐敲打声而来,打断了二宫的思绪。

突然,他向后一个侧手翻,手里剑便架在一个少年的脖子前。
“谁?”

屋内结束了投扇游戏,阿舞被自己的奶妈领回去睡午觉,只留着两个汗流浃背的少年。侍女端来了冰沙,上面浇着草莓酱。
“上今真是个好地方,夏天居然可以吃到冰啊!”相叶雅纪舀了一勺冰放在嘴里,久违的冰凉感让他打了个寒噤,“好吃!”

“虽然咱们这儿的冰好,你也别吃这么快啊!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
“没事,我身体已经好多了,翔ちゃん不要担心!”相叶解开自己和服的腰带,敞胸露怀地躺在榻榻米上。
“刚说了不要着凉啊。”樱井翔靠过来,也躺在榻榻米上,“话说你怎么这么瘦!感觉像我上今国虐待你似的。”说罢,伸手拧了一把相叶雅纪肋下。
“你干什么啊!”相叶红了脸,想抓住樱井和服的袖子,却被他压在身下,“热死了,走开!”
“我来看看……”樱井翔捏住相叶雅纪的脸,“嗯…瘦!下次我把荞麦面分给你。我最喜欢的荞麦面哦!”
“谁要吃你的荞麦面啦!”
“那你总得吃点什么吧……”
“你!……嗯…翔ちゃん!好痒啦别闹!”

等等…
樱井翔突然坐起来。
“今天松润要来啊!”

两个人收拾好衣服,到达庭院的时候,二宫和也站在那里,水灵灵桃子一样的男孩。似乎被欺负了一般,眼里噙满了泪水。

“我不是故意的。”二宫和也站在一旁,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只不过是跑得快了一点!”男孩声音颤颤巍巍,似乎是被吓到了。“差点被他杀掉了!”

对了,这个松润,就是海边松本家的幼子,松本润,樱井翔的堂弟。樱井夫人的姐姐嫁过去,生了松润的四个姐姐后,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宝贝儿子,自然非常的溺爱,便把儿子送到了这里消夏。

看着这个小哭包,几个少年都没办法,要是捅到樱井俊那里,又是一场麻烦。
“别哭啦,我不是故意的。”忍者也没有办法,只得不停地安慰这个小子。
“是啊是啊,你二宫哥哥也不是故意的。”相叶和樱井也在一旁附和着,然而并没止住松润的哭泣。“看来真的是吓坏了。”
“男孩子就不要哭了!”这时二宫和也突然严肃了起来,松润被他一吓也止住了哭泣。
“你不哭的话我就把这个给你。”二宫和也解下自己腰间的一把肋差,很漂亮的一把小刀。“算是给你赔罪了。”
“哦…谢谢!那本少爷就原谅你啦。”

小孩子还是好哄。

这时候松本家的仆人们也火急火燎赶来,他们吓了个要死,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也担待不起!
然而看见自己家小少爷和哥哥们愉快地去吃冰,这些人松了一大口气。

三日后。
“给你们介绍一下。”樱井俊将几个孩子召到面前,“大野智,以后他就要在我们家常住了。”
大野智行了个礼,白色和青色的神官服,衬的他皮肤有些黑。

“今天的天气不错,凉快多了。晚上我们去散步吧。”樱井翔提议道,“雅纪你看上去最近身体挺好的。”相叶点点头,没否认。
“去哪里?”松本问到,“不会是那个冷杉林吧?”
“冷杉林?”
“ニノ不知道吗?”就是城外那条冷杉散步道啊。”

“那里晚上有萤火虫噢。”樱井翔撺掇着众人。
“也有鬼……”大野智端着茶碗在那里小声说道,只不过没人听见。




夏夜,苍蓝色的夜空那么的深邃。一行人到达了那条散步道,树影绰绰,在夏风的吹拂下微微摇动。这道的尽头,一片可以看到星空的绝妙原野。
蓝莹莹的萤火虫点着小灯笼,在树与树之间快活地穿梭着,杉树林的气味很好闻,让人心情舒畅。穿着浴衣的五人也打着三只小灯笼,摇着小扇缓缓走着。

走到半坡,萤火虫的
“咻~~”
“什么声音?”松本润有些害怕地跑到二宫和也的身边,紧紧抓着他的手。
“怕什么,不过是风声罢了。”

“不是风声。”一旁大野智慵懒地说着,“这个杉林里生活着精灵鬼怪噢。”

“お…大ちゃん你骗人吧。”
“才没有…”
“咻~~~”
“哇………!”又是毛骨悚然的一声,惊到了相叶雅纪。

“我说的是真的,”大野智很遗憾地陈述了这个事实,“我能看见他们。”
“骗人!”
“真的。”

“那么,咱们就开一个夏夜试胆大会吧!”胆子大的二宫和也立刻反应过来,“谁先到达终点,就算胜利哦。大ちゃん就做裁判吧,反正你也不怕就是。”
“黑白配来分组吧!”樱井翔附和着这个提议,“胆小鬼可以回去。”随后他瞥了一眼相叶雅纪。
“我才不怕。”相叶雅纪撩起浴衣的袖子,活动活动胳膊。

分组的结果是:樱井和相叶、二宫和松本。
“哪个组先到终点,拿到我这个御守,就算赢。”大野智掏出了一个蓝色的御守,在他们面前晃了晃,转身径直走了,
两组走了不同的路。

松本润抓着二宫和也的手,二宫的手肉肉的,让他感到非常的安心。
我才不是怕鬼呢,只不过,只不过是很黑让我感到不舒服罢了!

二宫和也抓着松本润的手,那个小少爷的手紧紧抓着自己不放,让他不禁笑了起来。
俩人只不过认识几天,那个小少爷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
走着走着渐觉无聊的两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
“你会不会使刀?”二宫和也问到。
“本少爷只会用木刀。”
“那我把这把刀给你岂不是浪费了。”
“那ニノ就拿回去吧。”润包子嘟着嘴气鼓鼓地看着忍者。

“算了,你迟早有一天要拿起真刀的。”
“噗啦啦——”
一只黑鸦扑闪着翅膀掠过树梢,惊起一片鸦跟着它一起从林间飞上高空。
“乌鸦而已,把刀收起来。”二宫看见松本颤颤巍巍握着那把刀,冷漠。
“看来还真是个胆小的小少爷。”
“姿势也不对。明天开始我教你。”

而另一边的樱井和相叶则没这么好过了。
相叶雅纪本来就非常不擅长对付灵异鬼怪,而遗憾的是樱井翔,他自己本身也很怕。
我怕我不说。
两人互相抓着对方的袖子,点着灯笼往前。
“咻~~”
一阵风声吹灭了樱井翔手中的灯笼。
两人在黑黢黢的森林里大眼瞪小眼。
“快快、翔ちゃん把灯笼点起来啊啊啊!”
“不好意思…雅纪。”
“没有火。”
“啥?”

“怎么会这样!!”
“咻~~”
风声像鬼一样。

二宫和松本先到了,很明显他们赢得了这次胜利,可左等右等却没有等到另外两个人。
“去找找吧。”有点担心的二宫正准备去找,就看着俩人搀着扶着,慢慢走来。

“终于到了……”樱井翔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们的灯笼呢?”
“灭了。”


“俩个笨蛋。”

“等等,相葉くん你的肩膀上。”大野指着相叶的肩膀,“有东西。”

“?………哇!”
被吓到的相叶雅纪惊慌失措,疲惫没站稳的他,一头摔在了樱井翔的怀里。
“翔ちゃん……我背上有东西啊!”
“什么……?”
俩人抱在一起发抖。

“哈哈哈我骗你们的啦。”大野智突然笑了。
“大叔下次不要开这种玩笑!”松本润走过来拧了大野智一把。

“我这里有烟火,我们来放吧。”二宫和也搀起地上的两个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球,一吹,小球便呲呲啦啦地燃了起来。
五颜六色的火蝴蝶,扑闪扑闪着它们绚烂的翅膀,向高空飞去,化作一缕烟消失不见。
深邃的苍穹,银紫色的星河一泻千里,山城的夏夜。

-TBC-



想开车 然而没有驾照。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