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印象岚·SA/末子】山城之国(1)

印象岚第三弹:山城之国 cp:SA/末子 歌:affection

恭喜小大《忍者之国》新映画,预祝明年夏天票房大卖。
又一个出演时代剧/影的门把啊!我的梦想之一就是全员都有机会出演时代剧,剃月代头(你够了)。刀光剑影很帅气不是吗?
去了趟日本,一直对战国文化有些兴趣的我,开了这个脑洞。
本文架空,时代日本战国,战国史学得比较浅,如果有错误的话请指正。
不通文墨,有幸还请多多批评指教。
每个季节更一篇吧。
SA/末子

1.山城之国·春
“樱开八重映山城,雪堆满枝,古树撑华盖。”
——————————————————
一小队身着羽织的武士护送着一辆小车在竹林里前进着。
春日的竹林,有着湿漉漉的生气,鸟儿啁啾,竹笋一个劲儿地往上窜。然而这群武士只是缄口不言。落叶在他们的足下摩戛,发出细微的吱吱声。清晨的阳光斜斜地插进了竹叶的缝隙中,照在小车暗红色的帷幔上。

“カズ?”一个少年掀起了帷幔,对着天空轻轻叫了一声,“嗖”的一声,一个忍者出现在面前,有着和他一样稚嫩的脸。着实惊了少年一跳。
“まーくん?”
“还有多久?”
“很快就能到,刚刚在上面已经能看见城下町了。”忍者拍掉自己身上几片竹叶,“怎么了,不舒服?”
“还好。”
“まーくん真是爱逞强,走了快一天了,稍微休息一下也不碍事。”忍者笑笑,“停车!”
“カズ才是。”

忍者扶少年坐在马车的边缘,替他整了整乱糟糟的和服。
“少主公!二宮殿!”一个足轻跑来呈上了似乎是刚刚才送来的书信。
二宫将书信拆开。
“樱井家已经同我们缔结了同盟啊。”
“太好了,那么战事……”
“樱井家出兵就肯定没问题了。”二宫将书信叠好,“まーくん到那边也可以安心了。”

战国时代,豪杰纷起,自太阁大人丰臣秀吉去世之后,天下又重回战火硝烟。

在这个时代,有一个小大名相叶,属于不太强也不太弱的势力,也是其他大名虎视眈眈的对象。
在与某大名的合战中,相叶家完全不占什么优势,只得向自己的邻国——有着雄厚财力的樱井家求助。
樱井家当主樱井俊氏欣然应允,并愿意与相叶家缔结同盟——战国时代嘛,大名互相抱团取暖是常有的事。不过有个要求。
相叶家作为弱者一方,需要向樱井家送一名人质。
按理说人质只要是对方家当主族系中的一名孩子就够了,可是,相叶当主是独子,妻族不谈,自己的两个孩子,次子还在襁褓中。
这个任务便落在长子相叶雅纪的肩上。

“カズ,我有点担心……”
“没关系啦まーくん,你可还比我大几个月呢,可别这样啊。御馆様应该已经和那边谈妥了哦。再说,我会陪着你的。”二宫和也替他倒了一杯水,“听说樱井家的长子和我们年龄差不……”

“敌袭!敌袭啊!”身后的卫兵大叫起来。
“是山贼!”有几个足轻吓得不轻。
“不要慌!保护少主公!”二宫拔出腰间的手里剑,“まーくん,先进去,外面交给我。”
“哦哦…”
二宫飞身上树,抽出苦无丢向骑着马的山贼。足轻们也纷纷拔刀,与他们交战。竹林里一片厮杀声,惊起满空的飞鸟。

山贼与训练有素的武士们交战是不怎么占便宜的,很快便败退而逃。
“少主公不见了!”
“马车还在!不会是山贼……”
二宫和也大叫不好。

相叶雅纪觉得挺难受的,被抱着坐在马上,身体有点吃不消。
“哎…疼!”不知跑了多久,他被扔在地上,沾了一身竹叶。面前两个山贼抱着胸盯着他,让他有点发毛。
“搞半天就抓了一个小孩子啊。”
“这不会是哪个大名家的?”
“不知道呢。”一个大名凑近,“长得还挺好看的。”顺手摸了一把相叶雅纪的脸。“要是哪个大名家的,嘿嘿,尝个鲜儿……”

“放手!”相叶雅纪一把打下那人的手,刚准备抽出腰间的肋差,刀却被那人夺过,丢到一旁的地上。

“小孩子还挺硬的。”那人又顺手摸了一把,“我还就好这口。”
另一个人会意上来开始解相叶的和服。
“唔…放手!”挣扎着,“カズ!二宫和……”
“别喊!捂住他的嘴。”一个山贼打了他脑袋一巴掌,“这和服还怪难解的,看来一定是个公子哥儿啊。”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少年从树后面走出来。拔出腰间的刀指向他们。
“小屁孩别管事!否则连你一起!”山贼站起来,准备去夺少年的刀。
少年横刀。

一下、两下。少年的刀只动了两下,面前的山贼便倒在地上,血濡湿了脚下的一片,白色的绉绸外褂依旧整洁,只是微微褶皱了一下。

“你没事吧。”少年将刀收好,伸手扶起相叶雅纪。这时候,相叶看到了刀鞘上有漂亮的樱花纹饰。
“谢谢……”
“没事就好。”少年捡起刀,递给他。转身唤来了自己的白马,马儿打着响鼻。少年翻身上马,欲去。

“那个…”
“我不认识路。”相叶挠挠头,“而且,脚好像崴了,可以帮帮我吗?”

于是现在就变成了相叶雅纪坐在马背上,少年牵着马。
“我叫雅纪,你呢?”马背上的少年笑得很开心。
“这家伙…”对于相叶的自报家门他有点意外,战国时代轻易透露自己的姓名,这家伙真不怕招杀身之祸吗?
“我叫さ…佐野。”
“佐野君那两下真的是超级帅气!”
“是吗?”
“我啊,生病了之后都没有练过刀了。”
“你生病了吗?”
“咳咳…是…哎?前面是神社吗?”

赤色的鸟居在层层叠叠的竹叶中终于现出了真身。草绳穿着的铃,在春的游气的撩拨下,隐隐地叮铃叮铃。鸟居之后,是一段坡路,坡路尽头是杉木大殿,殿顶鎏金,在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殿周几棵杉树直插云霄,树下,一个人在用着大苕帚扫地。

“大野さん!”
“哦!翔くん!”那人放下了苕帚进来坐!哦哦?新朋友!”
“我是相叶雅纪。”
“在下大野智,相叶…?总之,先进来坐吧。”

大野智招待两人喝了茶以后,继续着他打扫神社的工作。
“这里只有大野さん一个人。”佐野放下茶杯,对相叶说道。
“哎?”
“听说他也是哪个大名的幼子。”
“大名的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谁知道呢?据说是逃出来的…对了,这个大殿后面可以看到上今城哦!方便吗?我带你去看看。”
“啊,好的。”相叶也放下茶杯,“我的脚也好了些。”
两人慢慢踱步到殿后,向外极目远眺,一座城,伫立在绵延的农田里。在后拥抱着这一切的,是一大片冷杉林。同样,可以看到上今城内的绯红,应该是樱花吧。怪不得,这座城被称为花与树之城。
“那是樱井大人的城?”相叶问到,山尖的风,将他褐色的发吹起,凉快又惬意。
“是的。”
“真是好漂亮的城啊…”

“まーくん!”一个熟悉的小尖嗓,让相叶回过头来。
“让我好找!”二宫忍者满面是汗,应该是急的。
“抱歉抱歉!”
“没受伤吧?你要是受伤了,就没法和主公交代了啊。”
“没有哦,佐野君救了我。”

“多谢相助我家少主公。”二宫向佐野行了个礼。
“没事。”

二宫正欲带相叶离开时,相叶跑到佐野前面,往他手上塞了什么东西。
“再见了,佐野君。”

少年摊开手掌,是一小袋金平糖。
甜甜的,就像相叶雅纪的笑容。

日暮时分,相叶一行人终于到达了上今城
。樱井家治下繁荣的城下町,叫卖声此起彼伏,烤团子、水羊羹、街边煮着上今特产的豆腐皮荞麦面的锅热气腾腾,香味直勾人的食欲。路两旁种满了八重樱的树,绯红的花团锦簇,在晚霞的渲染下,变换出橙色、紫色的光影。一阵东风吹过,大片大片的花瓣在空中飞翔着,随意地粘在车的锦幔上、行人的发上。
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看着这一小队人。
相叶雅纪悄悄撩开帘子向外看,看到了撑着花伞对自己指指点点的妇女们,想到父亲叮嘱千万不要乱看,急忙放下帘子。

樱井当主和夫人已经在院内等候多时了,跟在他们的后面是樱井家的一个小姐牵着弟弟。剃着月代头的家臣站在两侧。
“在下相叶雅纪。”跪下,行礼,一切按着严格的规矩来。“关于出兵相缘,不胜感激。微贱之躯,此方叨扰,还请樱井大人赐教。”一旁的侍从递上相叶父亲的书信和礼物,也退在一旁。

“真是好可爱的孩子啊。”樱井夫人走上前来扶起跪在地上的相叶雅纪,身旁的两个孩子也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好懂礼貌。”
“不必这么拘束,你父亲也和我们是故交,来这里可别有什么包袱,就像在家里一样。”樱井俊笑着对相叶说,一改先前的严肃。
“这是舞和修。”俊把自己的儿女拉到面前。
“你们好。”相叶朝他们笑笑。
这时家臣来报:“少主公回来了。”
院外穿来马蹄声,舞和修立刻跑出去迎接他们的哥哥。
“翔哥!我们好想你!”
“我也想你们!”大哥樱井翔抱起挂在自己身上的樱井修,“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佐野君?!”
“你…雅紀?”
“这是相叶大人家的少爷,以后就要在我们这里长住了。嗯…你们俩年龄差不多嘛,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啊。”

“是,母亲大人。”
樱井翔颔首,乜斜着眼睛,瞥了一下母亲身后的少年。
墨绿色和服的他,笑得那么开心。
“你好,我是樱井翔,请多关照。”

八百万神灵啊,你们到底作成了世界上多少的因缘?

“父亲大人,没事我就告退了。”樱井翔与自己的父亲讲述了这半年游历的见闻,便得到准许回了房间。
临走,母亲对自己说:“要把相叶当作自己的弟弟啊,那孩子…”

拉开自己房间的纱门,笔砚、书几…一切和自己走时并无两样。窗外,樱花伸展着自己的老枝,枝头上的粉红,指着远远的另外一间屋,雕花的窗也开着。
相叶雅纪背对着坐在那里,捧着一个碗。樱井翔深吸一口气,满腔混杂着樱花的粉味和药香。
反正也没事,樱井翔趴在窗口,就这样发了一会呆。

园中一只鸟在空中扑棱了下翅膀,飞向远方的山中。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