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印象岚·润智/长末】存在即合理(4)

印象岚第二弹:润智/长末(微竹马)
歌:Stay Gold
前文地址:第一章http://brave3000.lofter.com/post/1d54c046_96430c0
第二章:http://brave3000.lofter.com/post/1d54c046_97df6d0

第三章:http://brave3000.lofter.com/post/1d54c046_a0167bf

我的拖延症真的是没救了,就算有小高考也不应该拖这么久
还有一年不到,我就可以写肉了,但是在未成年前我还想有点节操

还有一章完结 我真的是亲妈

愿意看的您,真是万分感谢。

——————————————————
松本润醒来,发现周围一片迷离的白色,有泡泡在自己身周浮动,电子系统给自己的反应是四肢运动器官处在休眠状态,没错,自己脖子上的纹章紫光一闪一闪,周围粘稠的液体也映成莹莹的浅紫色。
自己大概是在休眠液中吧,就像自己还未成为大野智专属的人工智能时,在相叶雅纪的实验室里,那个专属自己的大罐子。可惜的是,这休眠液现在已经封不住他的思考了。
大野智曾在相叶雅纪的指导下,给他的系统上了密码。想让他不思考,除非他们叫来大野智,或者把自己扔进焚化炉。
“我觉得他们会选择后者。”松本润在心中苦笑一下。

“话说智现在怎么样了?”松本润想到自家的主人昨晚喝了不少酒,作为职业操心专家的他,感到很烦躁。
那个人不会做饭、不会打领带,总是把家用颜料涂得乱糟糟的。如果是别人,看到这样的人,一定会敬而远之。
但是他却想保护那个人。
“得给他发条短信才行。”


樱井翔风风火火敲开了大野智的家门。
家中,大野智和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二宫和也则在一旁来来回回地踱步,相叶雅纪则在一旁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

“销毁这个事情还是要上头部门下通知的的,父亲已经找人去交涉了。不过这不容乐观啊。咳咳……”樱井翔一进来就急吼吼地将自己呛着了,双眼的黑眼圈表明他肯定开了一晚上的会。
“翔ちゃん先喝点水,不急。”相叶雅纪递过杯子。
“这怎么不急?MJ可是会被销毁的!”一旁的二宫和也已经心急如焚了。
“可かず也没法去救他啊。”
“谁说的!”小尖嗓似乎都要冒火了。
“别胡闹了!”相叶也很来火,“你以为那是哪?”

“相葉氏…MJ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只是你的一件作品?我的数据里,我们明明是一家人。”二宫和也突然直勾勾盯着对面的人,“我不懂你们所谓的关系麻烦。难道相葉氏就一点都不在乎他吗?那么我呢?如果被抓住的是我,你会怎么做?”

“我……”
“也对啊,毕竟是人工智能,坏掉了可以随时再造,不想要了可以随时丢掉。要的时候捧得像宝贝,不要的时候,就是一堆垃圾!”二宫和也摸着自己的胸口,“这里面,对于你们来说只是一堆电路板,并没有什么价值。”

“にの…冷静一点,まさき不是这个意思…”樱井看着争吵的两人,“这个是真的很麻烦,不仅是松润,还有我们公司,这次都是不容小觑的麻烦啊。”
二宫和也没有理会樱井翔,而是转头去看沙发上的大野智。
“大野さん呢。MJ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
“我…”
这时候,大野智的携带传来短信的滴滴声。是松本润发来的:
“大野さん,昨晚的酒醒了没有?要是觉得难受,厨房柜子里第二层有醒酒药和止痛药,吃一点就会好了。冰箱里有我昨天预备的食物,先吃一点。别一会胃疼让我担心了。

这两个月和大野さん相处,真的是非常开心。真的想和大野さん永远在一起。可是我的生命、现在已进入倒计时了,意味着现在也没有这个资格呆在你的身边。
さよなら、大野さん…

大野智觉得鼻头酸酸的

“MJ真的是很喜欢你啊。”
“嗯…”
“那你呢,你把他当成自己的什么人!”
大野智一时语塞,松本润明明是自己的一个管家般的人工智能,可以随时换掉。但是,现在得知他将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心中就像被人用手挤压扭曲一般,干干地疼痛。

“那么我走了。我自己的弟弟我去救。”二宫没有给大野智思考的机会。

“まさき!还不快拦着他!”看着摔门而去的二宫和也,樱井翔搡了一把旁边的人。
“让他去!我怎么拦着他!”相叶雅纪现在很恼火,“等等…大野さん?你要做甚?”

“我还是去吧。”
“哎?!”
“没有潤くん,我可没法打领带啊。”

初春的东京,行道树还没开始窜芽,天空像被墨水晕染般的灰蒙蒙。碌碌的行人,只会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步,没有人会往别人脸上多斜睨一眼。

二宫和也就这样走在大街上。他的系统告诉他,有一种叫哀伤的情绪正在蔓延。
情绪这种东西他不懂,他只知道现在有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自己的面颊淌下。
路上有集会,有人给他递上了一张小传单,他斜睨了一眼,没有注意到上面写了什么。

根据定位系统,松本润应该在这个三层小楼里,二宫刚想往里闯,但在此时,却被什么人捂住嘴,拽进一旁的小树丛里。

“真是的,かず太冲动了。”是相叶雅纪和大野智。
“まくん?走开,你不是不来的吗。”
“我不来你就也得进去。”
“那又怎样!”
在这两人斗嘴之际,大野智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盯着自己的携带,生怕错过什么。不出所料,松本润又有新邮件发来。


“你们来这里干嘛?”
大野智马上回了一个:“来救潤くん。”
“你们进不来的,有门禁。”
是啊,这里又不是什么旅游景点,随便进随便出,首先大门就有电子门禁。

“相葉くん,这里……”
“有门禁是吧?”相叶雅纪停下和二宫和也斗嘴,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摸出了一台平板电脑。“かず,不闹了,给你升个级。”
二宫和也轻哼一声,拉开上衣,让相叶雅纪连上数据线。

二十分钟以后,二宫和也先去开门禁,他将手放在门禁的液晶屏幕上,利用自己的系统分析数据,不一会就成功了。
“快进来。”
大厅里没有人,这里大概是个研究中心,放眼望去,从天花板到脚底都是白色的,令人有点头痛。
“给。”上楼前,相叶雅纪给了大野智一把电击枪。

松本润在三楼楼顶,三人从电梯出来,居然也没遇到什么警卫。这不由得令人感到疑惑。
“在这里。”二宫说着再次打开门禁。
在这间房间的大罐子里面,他们立刻找到了松本润。罐底有按钮将液体释放,就这样,他们将湿漉漉的松本润抱出来,大野智扯下外套将他身上残留休眠液擦掉。

“大野さん…”松本润刚想伸出手抱一下自家的黑面包主人。就听到了报警器的声音。
“怎么回事?报警系统怎么响了!”二宫和也立刻尝试去打开实验室的门禁,门禁吱吱地发出:“错误!错误”的烦躁声音
“魂淡,打不开啊。”
“走这里……”松本指向角落的一块集合板,“拆下来,应该是排风口。”
“MJ,现在能起来吗?”相叶看到松本腰际的伤口,应该是上次留下的。看来这里的人并没有对他进行检查和修理。
“我没事,你们快。”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拆开了嵌在墙上的集合板。

排风口很狭小,四人蜷缩着匍匐前进,难受得很。
“应该是通向三楼走廊的。啧……”松本突然停下,伤口的电路发出奇怪的声音。
“没事吧……”
“没关系,一段小电路不碍事。”
“等出去了立刻给你维修,现在还是快走吧。”

通风口传来犬类的叫声。
“糟糕,是不是电子警犬?”二宫和也大惊失色。
“那种东西不知道是哪个变态科学家发明出来的,烦得要死。”相叶雅纪咂了咂嘴,“待会要小心一点。突围出去要紧。”
不一会,他们钻出了这小小的狗洞,不出所料,三条黑色矫健的警犬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像血洞一般的猩红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快跑!”这些狗张开嘴,二宫立刻推了一把身边的大野,“快跑!”

他们的嘴中是枪口,几发子弹冷不丁的冲了出来。
四人拼尽全力跑向电梯,黑犬在后穷追不舍,好不容易躲在电梯所在的拐角,却发现电梯锁住了。
“上楼!”

跑上天台,风呼啸在耳边,铅灰色的天空,阴沉沉地笼罩在他们头顶上。

也真是走投无路,在这时,松本润像铅块般沉甸甸砸在了地上,他的背上有弹孔。一旁的相叶雅纪捂着肩膀,似乎也被子弹打穿了,在汩汩流血。
“潤くん!”大野智将地上的人儿抱在自己的怀里,展现给他的是一个苍白的笑容。
“没受伤真好,サトシ。”

“あいバカ!这个都躲不过!”二宫和也忙不迭解下围在脖子上的丝巾,紧紧扎着才止住血。脖子上黄色的纹章一闪一闪。
“我流点血没关系,かず受伤了可是要花我更大力气去维修的。”用另一只手,相叶雅纪将面前这个噙着眼泪的孩子,拥入了自己的怀抱。
从来没想过的,电视剧的桥段在这些人身上上演了。
“サトシ。”
“嗯。”
“谢谢你。”松本润挣扎着抓住大野智骨节分明的手,将它按在自己脖子上,纹章微弱的光衬着骨节分明的手更加白皙,大野智感觉到一阵阵轻微的搏动。
“如果有下辈子,还想和你在一起呢。”
“别说了……”大野智的眼泪扑簌扑簌地滑落,滴在松本润的睫毛上。

“别哭啊。”
“嗯…”
“这两个月已经足够了。”松本润笑笑,“可以亲亲我吗?”

大野智俯身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愛していう。”



“你们,把这两个人工智能交出来!”
保安队长率领着全副武装的部队,包围了天台。
“就算被你们打成筛子!”相叶雅纪打开了电击枪,“也不会把他们给你们!”

“潤くん是我的家人啊!”大野智也随即打开电击枪。
部队子弹上膛。

队长的对讲机在这时候响了。
“上头刚刚下了文件,解禁了男性人工智能。”
“什么时候?”
“刚刚的议会。”

在警方那里做好了笔录,赔了一部分款,几人就被放了出来。
这才知道今天是议会开会的时间,塞给二宫和也的传单,正是那些要求完善人工智能法案的人派发给路人的。
与之同时,今天广泛受到热议的新闻就是昨晚松本润解救了大野智。
“人工智能,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人都是靠着互相帮扶着活下去,拥有感情的人工智能,是我们最好的伙伴。存在即合理,他们既然存在,必然就会与我们的生活不可分割。”
“由于人类而诞生的人工智能,必定会学会爱。”
宮野在新闻的最后写道。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