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山组】我要乘着波涛去见你

听说写锦鲤文能保佑我考试顺利?








—————
锦鲤shox普通人?satoshi








hhhh短篇我保证考完试把别的坑填了(请叫我坑王)








———————————————————
ooc有 辣鸡文笔 这顺便说一句我吃sho受的
风组名字我随便起的 别扔我


po主是个有颗萎缩少女心的亲妈



还请樱井大学霸一定!一定!保佑我考试顺利啊!

点小心心的善良人们也一定会考试顺利的!
—————————————————
有一座山叫岚山。
岚山山脚有四座小神社,人们都喜欢来这里参拜。
大人祈求风调雨顺、小孩祈求快点长大、青年祈求美好姻缘 、老人祈求身体健康。
几乎都能实现。


神社前有一片湖,里面有一只锦鲤。
在春暖花开的日子,待到家家户户悬挂鲤鱼旗,那只锦鲤就会浮上水面。红色的鳞甲在阳光下闪耀着粼粼的光,它摆动矫健的尾巴,在清澈的碧波里,仿佛一团跳动的火焰。湖水因为它,灼烧着仿佛都要沸腾了。

人们觉得这条锦鲤也是神明。
所以四座神社中的樱井神社,供奉的就是它。神社的御守,也是如火的红色。

“我不是什么神明啦。”锦鲤对着松本神社的润福神说。

虽然锦鲤可以趁着没人的时候变成人形,穿着赤色的和服,吃着人们的贡品。但是他并不是神。最多称为精灵。
锦鲤需要拼了命进入大海,在黎明时刻跃出海面,沐浴海平面上的第一缕阳光,才能变成真正的神明,护佑民众。

“不想去!我不要去!”每当润福神严肃地对着他说道这件事时,锦鲤都会在水里拍打以示抗议,“好累的,哪有在这里舒服啊。又舒服又有吃的…”说罢又拿起一份贡品往嘴里塞。
润福神表示你小子干脆吃撑死变个贪食的恶灵好了。

一天夜里,润福神和二宫神社的和财天以及相叶神社的笑弁天去赴宴席。只留着小锦鲤在神社。
润福神说,精灵如果轻易离开有神气的地方,会很危险的。
锦鲤 裹着赤色的和服,坐在神龛前打着盹。

突然,铃铛响了,叮铃叮铃地。
“这个点怎么还有人来?”觉着奇怪,走后门溜出去,又变成了水中红色的锦鲤。
“可不能让他发现我啊。”

“锦鲤大人!请让我的父亲打到很多的鱼吧!”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祈求道,掏出了身上最后一枚硬币,塞进神箱。拜了两拜。
他看到地上有什么东西,又俯身捡起来。


锦鲤不由得有些心酸,它并不能做到这一点。

当小男孩走出神社,却发现自己忘记了如何走回去。
没错,神社离村子很远,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前往,真的是…
锦鲤赶紧变成人形,走到男孩的面前。
“我带你出去吧。”
就这样,小男孩紧紧抓着赤色和服,两人行走在漫天星斗之下。
星星在天上汇成一道流光溢彩的银河。

锦鲤得知小男孩叫大野智,是个渔夫的孩子,近来大海不太平,家里已经很久没有收入了。

将男孩送回山口,能看见村子星星点点的灯火,锦鲤松开小男孩的手,转身离开。
“再见!先生!”男孩的嗓音似乎有大海的味道。

回到神社一摸腰系,糟糕!自己的护身符不见了。
“被捡走啦…”锦鲤摇摇头,继续坐下发呆,

过了几个月,大野智再次来到神社:
“锦鲤大人谢谢你!父亲这次打了很多鱼!”男孩将一盘紫菜干供奉在神龛前。
“我说,你能把那个护身符还给我吗?”

锦鲤出现在男孩身后。
“护身符?是这个吗?”
“是的。”
“真的好厉害!父亲带着它出海,打了很多的金枪鱼!”
“是嘛…”锦鲤笑了,“那就把这个借给你吧。不过,你要经常带吃的给我啊。”说罢,他伸手去拿了一片紫菜放在嘴里。
“那是……”

“我就是那只锦鲤,我叫樱井翔。”樱井翔边嚼边说,“嗯…好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春去秋来,夏雨冬雪,樱井翔总是期待着大野智的到来。小男孩带来的食物总带着海的味道。
“锦鲤大人有多少岁?”
“叫我翔ちゃん就好啦…大约…我也不记得了?”
“好吧。”


博学的锦鲤,教了男孩念书写字,就在这时光流淌,大野智长大了。虽然要照顾家里,但是他还是会定期来到山中神社,用食物召唤出湖中的锦鲤。关于这点,润福神他们感到很不满:“已经又溜又胖的了,还喂。”
他们的话题,从爸爸打了多少金枪鱼,到村里的生活,到他们自己。
大野智以后也会和自己父亲一样成为渔夫。
当得知樱井翔并不是神明,大野智只是笑笑:“翔ちゃん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不过大海真的很美,翔ちゃん真的、还是去一次吧。”
我和你一起去。

樱井翔不想去大海,因为他觉得,身旁这个漂亮的少年,仿佛就是海。深邃、宁静。还带着渔家咸咸的海味。

又一次,大野踏进了神社的门。
“大野さん真是个温柔的人。”樱井翔枕着大野的膝盖。几年前,还是小孩子的大野智会待在樱井翔的怀里。而现在,樱花再一次点满了枝头,神社的鸟居、飞檐、在樱花树下显得有一种神秘的幸福。

“这个送给翔ちゃん…”大野智从和服袖中掏出了一只鲤鱼旗。红色的鲤鱼傻傻地张着嘴。
“很像吧?”
“一点都不像。”
“我做的哦。”


那我也送你一个东西吧。
“叭。”
这是锦鲤的吻。
“喜欢你,从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我也是……”
他们在樱花树下接吻,风吹过,下雪了。

“翔ちゃん,最近要小心。”临走时,大野智对他说。“我听村里的伯伯说,锦鲤在市场上可以赚不少钱。”

樱井翔没放在心上。
可是有一天,大野智的身后跟着一群壮汉。
“翔ちゃん!”
这时樱井翔在水中。
“快游走,他们想抓走你。”平常软糯的声音,带了急躁和不安。

“啪…”领头的男人抽了大野智一耳光。
“叫它过来,否则我杀了你。”抵在腰系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刀。
“快…”大野智认命地闭上眼睛。
一团火焰从水里翻滚上岸。
“放开他。”樱井翔从喉咙深处放出低吼。抄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就向对方狰狞的脸上挥去。
这时樱井翔后悔他为什么没去大海。
他的护身符不在身边,自己也只是个普通的精灵,哪能格斗过这一群穷凶极恶的刁民呢。
不一会,他便跪在地上,口中吐出甜腥的红色,在地上开出数朵小小的樱花。
最后还是被笑弁天和和财天救了。
“你的护身符呢?”和财天用尖尖的嗓子质问地上的锦鲤。

“…在我这里。”被松绑的大野智,从胸口掏出了那只红色的小挂坠。被和财天一把抓过来,套在锦鲤的脖子上。
“你最近就好好戴着它吧。”没好气的表情,“大野くん,我送你回去吧,翔ちゃん的伤可要养好一阵子呢。”
“カズ…”

樱井翔养伤三个月,大野智却再也没有出现。
“潤くん!求你带我去看看。”
润福神一言不发。
“カズ、拜托了。”
和财天阴沉着脸。
“相葉さん…”
笑弁天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答应了他。

来到村里,樱井翔一路打听着大野的家。笑弁天则是安静地跟在后面。
看到一片缟素的家,大野智的灵位,锦鲤眼前一黑,差点没显出原形。

“大野さん,不久前出海了,遇上了海难。”
怎么会,十几年了,从来都是满载而归的啊。
樱井翔忽地低头抚摸自己的胸口,那枚护身符。不在爱人的身上。


“你疯了吗?你还没有好。”润福神现在真是气的无语,锦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却告诉自己要去大海。
“就是啊。现在快到夏季了。这可是最危险的时候啊。”和财天附和道。

“我一定要去。”执拗的锦鲤,摆动着略略僵硬的尾巴。
“翔ちゃん、去吧。”笑弁天认真地对他说。
“我知道,你很爱他。”
笑弁天的任务,是祝福人们的感情。

红色的小锦鲤,顺着夏季湍急的波涛出发了。水波携卷着小石块和泥沙,让本不擅长急速游泳的樱井翔倍感折磨。
沿途有捕食的动物,打渔的渔民,都是危险的天敌。
不知多少次,差点进入野兽的嘴里,绊在渔网中间,甚至有一次被抓上岸,还是它奋力一跃,才幸免于难。
逆着瀑布向上,让湍急的水流打得自己生疼,在河中筋疲力竭地翻滚,再也不是跳动的火焰。
好疼…
好想再见你一面。



到达入海口的时候,是一片浩瀚的星空。
“大野さん…”小鲤鱼的鳞甲已经破碎,原本闪光的鳞甲,变得暗淡无光。高盐度的海水,刺激着它的伤口汩汩地冒血。
可他依旧在游。
周围的水好咸,是海水,还是鲤鱼的眼泪?

“大野さん!”樱井翔最后一次,用尽全身的力气,跃出了水面。
“马上、就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了。”闭上眼,锦鲤笑了。
下坠。




感觉有一双手托着自己,阳光照在身上。
一阵温暖遍布身体的每个角落。鳞甲们自动开始修复。紧接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变成人形,原本变成人时所着的麻和服,替换成了更华贵的料子,上面绣满波涛和樱花。身体轻盈地能飘起来,力量也从四面八方涌来,汇聚在自己身上。
锦鲤入海,化为神明。
俄而,原本托举着他的那双手,环向腰系,一个青年将头贴在樱井翔的胸部,发出低低的呜咽。
是熟悉的,大海的味道。
那个青年久违的容貌。
“大野くん…”
“おめでとう、翔ちゃん、现在是神了哦。”
“你…”
“我忘不了翔ちゃん,所以现在我是…”
我是这片海的海神。
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岚山山脚。
樱井神社翻新了,立了一座湖神的塑像。

同时,修建了第五座神社。
大野神社,供奉着海神,抱着一只锦鲤,安祥地坐在那里。



三千君于今日写于地铁站

评论(1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