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三千君

欢迎找我玩😃Arashi💙❤💚💛💜 团饭cp无墙
战国basara·苍红家三濑户内 西军本命
三国·主无双向 吴厨魏粉
宝可梦
FF
刀剑乱舞·伊达组

【同人翻译】救赎(すくわれる) 荀彧x徐庶(2)

上一章见:http://brave3000.lofter.com/post/1d54c046_ef22ebde


2


荀彧向曹操申请,希望让徐庶做自己的辅佐官。曹操意外地答应得很爽快。

虽然费尽心思让徐庶投降而来,但却没有看到他像预想中那么活跃,曹操对他大概已经失去兴趣了。

——就像是玩具玩厌了,便丢在一旁的小孩子。荀彧想。

和之前那个与自己秉烛夜谈国家机要的主公相比,总觉得有点违和。“别那么敏感。”,荀彧对自己说。


“正式的调令下来了。徐庶大人,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辅佐官了,还请多多关照 。”

向徐庶下达了任命后,荀彧便带着他往自己的勤务室去。都进门了,徐庶却还不敢相信现实,站在入口不知所措。

“元直,你现在已经是我的辅佐官了。就还请不要站在那,来,进来说。”

领着徐庶到房中一张小机前,只见机上竹简成山,放不下的部分还堆在一旁的地板上。无可奈何地看着这座“山”叹了一口气,荀彧对徐庶言道:

“首先要请你做的呢,就是把这座山收拾一下。”

“是…”

虽然回应毫无底气,徐庶还是默默从这山上拾起一封竹简,展开。内容嘛,和政务没什么关系,不如说,是一封倾诉着恋慕思念的情书。

“欸……这个是。”

倍感疑惑的徐庶拿着它去找荀彧,只换得他更重地一声叹息:“那座山啊,都是从奉孝的房间搬过来的。他一旦游兴大发起来,就算是工作都不管不顾的。到头来还是我来善后。…就像这样。信件混在里面,还得请你把重要的文件区分出来。”


徐庶手持竹简,一节节文字扫过去,思绪万千。

“啊哈哈,原来如此,真不愧是郭嘉大人。——他真的很受女官们欢迎呢。

觉得自己样子挺可笑的,徐庶展开下一张竹简。

“天,拖了不少事啊。那,等我先把这些先整理一下再交给荀彧大人处理,可以吗?“

”好。抱歉啊,让你费心了。了不得的工作量……真是难为你了……。”

“没事。”徐庶回答荀彧的脸上面带微笑。“能够为您效力,这是何等的令人高兴啊。”

——真想就这样不顾这堆竹简抱住他。荀彧赶忙克制住自己这奇怪的想法,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拜托你了”,就回到自己的案前。



来魏国以后一直被当作敌人的徐庶,自从上次偶然被荀彧撞见自己被迫做那些肮脏事,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

不仅仅是救急于水火,荀彧还让徐庶做自己的辅佐官,并且还帮自己谋划了一个尽孝尽忠两不误的周全之计。对于一直以来在这里无依无靠的徐庶,这份恩情无论如何都回报不完的。因此,徐庶便尽力迎合荀彧的期望,细微小事上也下了十二分的功夫。

这一天,虽说竹简山的一半还没处理完,太阳却已西沉了。

这些竹简,要是能一眼分辨出来是不是工作相关的就好了。乍一看就是乱写乱画,细细读来却是重要的案子,这样的书简在整理过程中也见了不少。着实令人头疼。一开始,徐庶对私拆郭嘉的私人信件和情书这件事还心怀愧疚,荀彧却果断地指出:“放在那不管才会出问题。何况,奉孝不想给别人看到的东西,是不会放在房间里的。”徐庶也就对此不再纠结,继续工作。

“已经这么晚了啊,那今天就到这里吧。难得到我手底下做事,今晚就请来寒舍用晚膳如何?我的管家,他的手艺可是挺讲究的哦。”将手中的笔轻轻置在架上,荀彧提议道。

考虑到徐庶的性格,如果直截了当邀请他,必定会被拒绝。但是刚刚说到料理时,徐庶意外地露出了感兴趣的样子。

“那,不会麻烦您吧。”表情既不安,又期待,徐庶试探地问。

“不会不会。总是一个人吃,难也免会觉得寂寞。有人能陪我说说话那真是是再好不过的。”为了消解徐庶心中的不安,荀彧笑着回答道。听了这番话,徐庶安心了许多,对于荀彧的邀请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到家后,荀彧便告诉管家,今天有个客人来。

“那就多做几道菜。对了,还得给大人收拾一间客房出来呐。”
“不,客房就算了吧。晚饭后他就回去了。”

“遵命。那,先做点好菜吧。”在官场上颇有头脸的荀彧,带客人来家也不是件稀奇事。荀府的管家老夫妇早已习惯,立刻就着手准备晚餐。


领着徐庶来到室内,荀彧劝他入席后,自己也在对面坐了。小菜和陈酒已经备好,正等着二人享用。

席间,不住举箸的徐庶,绽放了久违的笑容。“好吃…!管家先生的手艺实在是高,真羡慕荀彧大人啊。”

“那真是太好了。”呵呵笑声却也掩盖不住得意,荀彧也下箸拣了菜。

迄今为止,荀彧就没有看见过徐庶有除了忧郁以外的表情。现在能看到他的种种表情变化,荀彧打内心感到愉悦。


之后,徐庶对一一上桌的料理赞不绝口,以至于忍不住向管家请教烹饪技巧去。荀彧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和他预想的一样,饭后徐庶并没有久留,不一会儿就离开了。虽然自己也很想留人秉烛夜谈,碰撞只属于军师的。但是,考虑到不久前徐庶还处在那种环境中,若是自己贸然接近,恐怕会再次撕开他的伤口吧。

送徐庶出了府门。“请留步”,他轻轻谢过,就此拜别。望着徐庶孤寂的背影,荀彧挽留的话也只是停在了嘴边,伸出的手也不自由地捏成拳头,垂放在身侧。




收拾郭嘉遗留问题的工作已过了几天。竹简不仅数量多,整理起来也很复杂。总之要费不少功夫。徐庶把竹简按照重要程度分类,并在上面一一做了摘要后才交给荀彧,想着或许能让他稍微轻松点。

一开始只是想把徐庶保护在自己身边,对于他能力如何,还是次要考虑的。现在荀彧真的打心里觉得,能让徐庶做自己的辅佐官,真的太好了。

还有最后一些就快处理完了。荀彧正聚精会神伏在案前,做着眼前那些本应由郭嘉解决的工作。忽然间听到竹简噼里啪啦掉在地上,惊得他立即抬头望去,却发现本应在处理竹简的徐庶,正呆呆地站着,他的面前,一捆竹简正躺在那里。

暗暗觉得不是失手掉了这么简单,荀彧赶快来到徐庶身边查看。看到荀彧过来,徐庶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力气。

“元直,怎么回事——?”荀彧捡起徐庶面前的竹简,展开。里面的内容让荀彧哑然。

那是一封曹操写给郭嘉的信。信的一开头不过是“谁家的新媳妇美若天仙”这样随意的唠家常,途中却话锋一转——说到自己如何想要那个破了曹仁八门金锁阵的军师,靠着程昱运作,才把那个军师骗了过来。为什么这封信就这样放在郭嘉的房间里?荀彧想不出原因。或许是读了一半就随手放在这里了。不过有件事情他明白,就是让徐庶看到这封信,那真成雪上加霜了。

“荀彧大人,我……!”声音颤抖着,表情混杂着愤怒与悲伤。徐庶一把拽住荀彧的袖子,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看着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袖,低头一言不发的徐庶,荀彧不知所言。居然混进了封不得了的信,这是荀彧始料未及的。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安排他处理这些,徐庶也不会回忆起那令自己痛苦不堪的……

两只袖子都被抓着,没法握住徐庶的手。荀彧只能觑向徐庶低垂的眼眸。只见眉头紧蹙,拼命忍住眼角的泪水。用力过度导致下唇已经渗出了血珠。

荀彧吻了上去。像是要把伤口抹平一般地舔舐掉流出的血。徐庶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惊,松开了手中的袖子。荀彧将终于肯直视自己的人揽入怀中,任由徐庶埋在自己的肩窝小声啜泣。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错,让他受伤了。该如何挽回呢?荀彧一边思索着,一边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直到他渐渐平静了呼吸。


“元直,实在是对不起。”

徐庶的眼泪缓缓转为轻声呜咽,就在这时,荀彧向他郑重道歉。

“不…您不要这样……”徐庶边说着边抬起头来。他的双睫浓密黑亮,实在漂亮极了。“我明白,我明白的…他们只不过是各自完成任务罢了,但是为什么……母亲会因此而死啊!我不懂…真的,悔不该……”他再一次借了荀彧的肩膀,将脸埋了进去。

就像那茕茕独立的惊弓之鸟。如履薄冰的徐庶,若再不得依靠什么,想必会落个万丈深渊不复起的结局吧。


“元直、”揉着徐庶那一撮翘起的头发,荀彧继续道。“今天再来寒舍一聚吧,这回便留宿可好?”

今天若是放徐庶一个人回去,失去精神寄托的他万一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从许昌,甚至直接从尘世上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么想着,荀彧不禁汗毛倒竖。

“但是,留宿的话,会给府上带来不便吧……”徐庶一脸难为地看着自己。

“前几日来的时候,不是见过了吗?除了我之外,也就只有管家两个人了。”

“那个……荀彧大人还未娶吗?”徐庶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正如你所见,我还是独身哦。”苦笑着摆了摆手。

“不会吧……不过没关系。像荀彧大人这样漂亮,智慧,温柔,世间的女性定会为您倾倒。”徐庶的手,依然捏着荀彧的袖子,但是他却直勾勾地凝视着荀彧,径直说出了这番毫无遮拦的褒扬。逗得荀彧别过脸去,避开他的视线。

啊,何等纯善率直之人啊。若是他从未被卷入这些政治阴谋,该会有多么幸福的一生呀。其人至贤,可这世间却从不缺奸诈险恶的威胁。想着发生在徐庶身上的种种磨难,荀彧沉默地抚上着徐庶的背。


荀彧再一次带着徐庶来自己府上。和前几日一样,告诉管家夫妇有客人来了。

“明白了,那么这就准备晚餐——”

“对了,再收拾一间客房出来吧。”

“遵命。”


徐庶这回还是对管家做的料理赞不绝口,却突然不自觉地向荀彧伸出手,似乎有什么不安。这一回,荀彧握住了。

“没事,我在。”荀彧笑道,徐庶也对他报以安心的浅笑。

现在,绝对不能松开这只手。。


用膳毕,荀彧带着徐庶到自己的房内坐下,自己也坐在一旁。徐庶好像欲言又止,握着荀彧的袖子再次低下头来。

“元直……?”

“那个,荀彧大人。”艰难地开了口,抓住袖子的手力道又大了几分,徐庶方才继续说道:

“就是,今晚想和您一起……睡在您这里,可以吗?”

“诶?”荀彧呆住了。

“啊,不,不是,我不是那种意思……!就是,一个人会觉得,觉得有些害怕才…!”害羞得红到耳根子,就这样低着头的徐庶实在是太可爱了。荀彧悄悄地,双手绕过他的背,回答道:

“只是这样么,当然可以呀。”


二人脱了外袍,横躺在榻上。徐庶勉强地蜷缩着身子,挤在榻的一角。

“元直,你要是这样睡着了,可会掉下去哦。”荀彧无奈地笑了。

“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荀彧大人睡的地方就会变得很挤…”

“这种小事,就请不要管了。如果这样的话——”荀彧一把将榻上一角的徐庶拉到中间,从背后将他抱住。

“这么一来,就不挤了吧。”

“唔——!”

被荀彧从身后抱住的徐庶,细声呜咽不复闻,却得静默泪流。荀彧也靠在在徐庶微颤的肩窝,闭上眼睛。二人双双陷入了寂静的梦。

次日,有民众目击到,在城中路上,荀彧给了郭嘉一个过肩摔。那位冷静的荀彧大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大家都将这事儿当成一个笑话,也没人去信他。就这样,虽然是事实,却变成了笑谈,逐渐被人们淡忘了。


——————————————————————————————————————————————
“这是徐庶殿的份!”

“略施惩戒一下。”






评论(9)

热度(20)